浅谈《钢铁是怎样炼成的》回归俄中学课本

发布于2023-02-23 14:14:00
463 浏览 · 0 评论

作者:李三江
链接:https://www.zhihu.com/question/26948365/answer/1966785220
来源:知乎
著作权归作者所有。商业转载请联系作者获得授权,非商业转载请注明出处。


这个问题,钢炼里面其实已经有答案了。丽达有一次在城里搞统战工作,把城里的青年都喊来了。

扎利瓦诺夫(富裕的子弟)一边轻蔑地看着丽达,一边小声地跟莉莎嘀咕着什么。坐在前排的高年级女生,鼻子上扑着粉,交头接耳地议论着,狡猾的小眼睛滴溜溜地四处转...那个青年机枪手也在那里。他正焦躁不安地坐在舞台边上,用仇恨的眼光看着打扮得非常时髦的莉莎·苏哈里科和安娜·阿德莫夫斯卡娅。她们正旁若无人地同向她们献殷勤的男生交谈着。

请大家注意这位青年机枪手。

一个中产青年走上舞台,整了整制服,说:“抱歉得很,同志们。我弄不明白,究竟想要我们做什么。要我们搞政治吗?那我们什么时候学习呢?我们总得把中学念完吧。要是组织个体育协会,办个俱乐部,让我们在那里聚会聚会,读点书,那倒是另一回事。可现在是要我们搞政治,搞来搞去,最后就会给绞死。对不起,我想这种事情是没有人乐意干的。”会场里响起了笑声。奥库舍夫跳下舞台,坐了下来。

你们看,这段话和掌门是不是异曲同工。

大家都想过温馨幸福的生活嘛!来一个小确幸。干嘛要苦大仇深呢?干嘛要讲政治呢,聚聚会,读读书,有什么不好呢?他说的幽默风趣,嘲笑搞政治的人有什么大病,大家都哈哈笑,充满了欢乐的气息。

接下来,那位年轻的机枪手跳出来了。

这时候那个年轻的机枪手出来讲话了,他狠狠地把军帽拉到前额上,愤怒的目光朝台下扫了一下,大声喊道:“笑什么?你们这帮混蛋!”
他的眼睛像两块烧红了的火炭。他深深地吸了一口气,气得浑身发抖,接着说:“我叫伊万·扎尔基。我没见过爹,没见过娘,从小就是个无依无靠的孤儿。白天要饭,晚上就在墙根底下一躺,挨饿受冻,没个安身的地方。日子过得连狗都不如,跟你们这帮娇小姐、阔少爷比,完全是另一个样!

这其实是个很简单的道理,在苦难之中走过来的生命,是生活优渥的人难以理解的。

举个最简单的例子,有些人会在巴以冲突中站以色列,这是什么行为呢?简单来说,就是在这类人眼里,日子过的连狗都不如的人,人格上也是不如狗的。

这类不如狗的人,死上千千万万,够干啥的呢?

中国有句话叫朝闻道,夕死可矣。一个人最幸福的事,莫过于拥抱了真理,能够为理想而奋斗。保尔是这样的人,还有很多人是这样的人,这位机枪手也是。

“苏维埃政权来了,红军收留了我。全排都把我当作亲生儿子看待,给我衣服,给我鞋袜,教我文化,最主要的是教我懂得了做人的道理。是他们教育我,使我成了布尔什维克,我是到死也不会变心的。我现在心明眼亮,知道为什么要进行斗争:是为了我们,为了穷人,为了工人阶级的政权。可是你们呢?却像一群公马,在这里咴咴叫个不停。你们哪里知道,就在这座城下,有二百个同志牺牲了,永远离开了我们……”扎尔基的声音像绷紧的琴弦一样,铿锵作响。“为了我们的幸福,为了我们的事业,他们毫不犹豫地献出了生命……现在全国各地,各个战场上,都有人在流血牺牲,在这样的时候,你们倒在这里寻开心。”他突然转过身来,朝主持会议的人说:“而你们呢,同志们,却找到了他们头上,找了这么一帮人来开会。”他用手指着台下。“难道他们能懂吗?不可能!饱汉不知饿汉饥。这里只有一个人响应了号召,因为他是穷人,是孤儿。没有你们,我们照样干。”他愤怒地朝台下喊道。“我们才不来求你们呢,要你们这号人有什么用!你们这样的,只配吃机枪子弹!”他气呼呼地喊出了最后这句话,跳下台来,眼皮都没有抬,径直朝门口走去。

他们不可能懂,无论是站在高墙上玩鸡蛋的掌门,还是把人生的意义理解为物欲追求的头铁叫兽,亦或是觉得保尔是愣头青的冷溪,一群没有价值的灵魂,很可怜。

他们唯一的办法就是把苏联的一些消极面展开批判,而这也加倍的暴露了他们的可怜:

在他们看来,努力奋斗是为了获得个人幸福,为了“让冬妮娅别跟人跑了”,或许还是为了在网上跟人撕逼的时候,能晒个收入让人闭嘴,一群可怜的人,没有价值的灵魂。

另一方面,则是他们对人类组织能力理解的匮乏。人类只要组织起来,就会有无数的丑恶和卑劣在里面,在这个基础之上,才能真正实现正义的追求,才能真正消灭这些丑恶和卑劣。

他们是真的反对一切丑恶和卑劣吗?我想,哪怕不谈美国疫情和日本排核的问题,光是一个巴以冲突,就足以说明问题了。至于头铁叫兽,那也没什么好说的了。

他们不是在黑钢铁是怎样炼成的。

他们是在可怜的挣扎着,发疯着,想要证明他们是对的。

不要觉得他们能懂,他们不会懂。没有他们,我们照样干。



转自知乎

支持一下~
0 收藏

评论
我也说两句

推荐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