梵音瑜伽多家北京门店关闭,会员充的钱咋办?

发布于2023-03-02 15:27:34
203 浏览 · 0 评论

近日,有消费者向“有事儿@新京报”反映,梵音瑜伽位于北京的门店突然关闭,自己充值了上万元,面临无法退还的问题。

多名梵音瑜伽的会员告诉记者,2月24日晚,北京不同门店的教练、销售给会员发信息称“要停业整顿”。而之前门店显得很正常,不少会员还预约了25日的瑜伽课。

梵音瑜伽多家北京门店关闭,会员充的钱咋办-第1张

梵音瑜伽(广渠门店)。新京报记者 赵亚楠 摄


  • 探访

人去店空,有合作方前来要账

在接到梵音瑜伽多家店铺关闭的线索后,记者2月27日实地探访了梵音瑜伽(珠江帝景店)和梵音瑜伽(双井店)。

在珠江帝景店,记者透过玻璃门窗看到,店内已没有工作人员,贵重物品也都搬走了,地上散落着各种废品。店门口,已经有保安支起了桌子,“前天,他们店里的人连夜走了。”


记者随后来到双井店,店内的情况与珠江帝景店基本一样。在这里,记者遇到一位前来要账的男士,他为梵音瑜伽北京10余家门店提供毛巾洗涤服务,如今应收账款已超30万元。该男士拿着的登记表显示,最早从2021年11月份,梵音瑜伽开始拖欠账款。每家门店每个月的毛巾洗涤费用在3000多元至7000多元不等。

他告诉记者,和梵音瑜伽并没有签订服务合同,如今联系不到店长,一时不知该如何解决。

记者注意到,店里的白板上还手写着2月25日不同时间段的瑜伽课上课信息。店里的电话一直在响,但没有人接听。

梵音瑜伽多家北京门店关闭,会员充的钱咋办-第2张

梵音瑜伽(双井店)。新京报记者 王方杰 摄


  • 消费者

白天还有人上课晚上却突然停业


多家门店关闭,引起了预付费会员的重视。记者注意到,2月下旬以来,杭州、上海等地的会员已陆续发布维权信息。2月24日北京门店相继停业之后,会员们也踏上了维权之路。

“我自己损失不多,17000多元。”梵音瑜伽北京某门店会员叶女士告诉记者,有的会员一次性充值10万块,还有不少会员是孕妇、产妇。

北京的会员们建立了维权微信群,开始统计各自受损金额。会员杜女士告诉记者,截至2月25日,已经有1000多人加入微信群,参与统计的有700余人,受损金额已超1500万元。

“24日我去门店的时候感觉很正常,还有人上课。可24日晚各个门店陆续发通知说要闭店,他们内部通报的却是‘停业整顿’。”杜女士说。另有多位受访会员表示,此前听说梵音瑜伽经营困难,但是门店一切正常。

与单纯的预付费会员不同,灵灵(化名)还是梵音瑜伽的投资人。

“我是通过公众号看到他们的招募信息,有意愿的会员可以参与新馆的投资,然后投了20万。”灵灵告诉记者,对于投资的利润分成,梵音瑜伽有比较详细的合同文本。新店在完成预售之后,次月会返还投资金额的50%。等营业满一年之后,如果选择继续合作,门店会在首次盈余的时候,再返还40%。剩下的10%不再返还,用以每年参与利润分红。

“我自己和了解到身边的情况都是拿到了第一笔,也就是预售之后给的50%,剩下的50%就没有音讯了。其实我投的店已经营业满一年了。”灵灵表示,据了解,她所投的上海门店销售做得非常好,指标肯定是超额完成的。

梵音瑜伽多家北京门店关闭,会员充的钱咋办-第3张

梵音瑜伽(珠江帝景店)。新京报记者 王方杰 摄


  • 品牌创始人

自称变卖家产投入公司经营

梵音瑜伽官网介绍,该品牌走在中国瑜伽行业发展的前沿,已在北京、上海、深圳、杭州、成都等一线城市开设超80家直营场馆,同时建立了亚洲超大规模的瑜伽学校,培养了超过50万名瑜伽会员。

2月26日,梵音瑜伽创始人饶秋玉通过微信公众号发声。她承认,目前面临巨额债务。

饶秋玉自称,“当我们融资一次次失败,大部分员工的忍耐力已到极限,所以我很艰难地宣布停业整顿。”

梵音瑜伽北京某门店教练郑老师透露,公司目前已经欠薪6个月,在这期间绝大部分教练还在正常上课。2月14日,郑老师所在的工作群内发布信息,如果推荐人来上教培或工作坊,可以用学费的30%发放工资。

“当天晚上群里面就‘炸’了。”郑老师告诉记者,为了缓和教练的情绪,饶秋玉称已经找到资方,这个资方曾经收购过梵音瑜伽位于武汉的两家门店,并且成功盘活。

而梵音瑜伽内部人士提供的信息显示,此次收购已宣告失败。参与收购的团队工作人员在梵音瑜伽工作群称,对梵音进行总体评估后,其风险与整体债务已超出预算,深圳的投资人与投资机构已经明确拒绝此次收购要约,鉴于团队自身实力有限,也一并退出此次要约收购。

饶秋玉声称,所有的家产都已变卖,投入到公司经营里。


  • 律师建议

消费者可通过三种途径寻求帮助

对于饶秋玉提出的解决方案,北京市鑫诺律师事务所合伙人、北京市律师协会消费者权益法律专业委员会委员毕晓旬表示,这只是梵音瑜伽单方提出的,首先要取得消费者的同意。如果消费者不同意,这种方式是不能够解决问题的。

近年来,国家对预付费的监管力度逐渐加大。商务部出台了单用途预付费服务的监管规定。北京、上海等地也出台了实施细则。毕晓旬介绍,按照现在的监管规定来说,体育、市场监管部门,甚至税务、文化部门等都可以介入到梵音瑜伽的事件当中。消费者可以通过向相关部门投诉举报来寻求解决问题。


此外,消费者也可以向人民法院提起民事诉讼。毕晓旬表示,消费者和梵音瑜伽之间是一种服务合同关系,可以根据合同约定,要求其承担相应的民事违约责任或赔偿责任。他提醒向法院起诉的消费者,要保存好相关合同、票据、转账记录等证据。“通过小程序、微信预约上课的信息,和教练沟通的信息等内容,都可以作为证据使用。”


毕晓旬提出,消费者还可以向消协投诉,请求协调处理。在必要的情况下,消协也可以代表消费者提起公益诉讼。

他同时表示,大范围闭店停业、欠下巨额债务,梵音瑜伽的清偿能力很可能会出现问题。消费者即便把官司打赢了,如果对方没有足够可供执行的财产,也会面临赔偿难题。此外,如果梵音瑜伽最终进入破产程序,会员们的预付费并不能优先受偿,首先应该偿还的是职工的劳动报酬、欠缴的税费。

  • 主管部门回应

正与公安、市场监管等联合调查

2月27日,记者分别致电了相关部门。有工作人员表示,已经派员上门核实情况并联系了梵音瑜伽相关负责人,北京市体育局正与市场监管部门开展联合调查。

3月1日,12345工作人员告诉记者,目前没有接到关于梵音瑜伽退费一事统一答复的通知。如果遇到退费问题,他们负责登记信息,再分派至辖区主管部门解决。

北京市消协工作人员同样表示,将会登记消费者信息,转交至辖区消协居中调解。但前提是,梵音瑜伽在北京的总店或其他认可债务关系的分店尚在营业。如果北京的门店已全部关闭,则建议通过法律等其他途径解决。

此外,北京市体育局工作人员3月1日回复称,已陆续接到消费者反映,正在联系投资人。由于梵音瑜伽此次闭店规模大、影响大,北京市体育局目前正和公安、市场监管、各区一起开展调查。这位工作人员说,相关领导已经多次开会商讨此事,已有进展,但最终解决方案尚未确定。

新京报记者 行海洋 赵亚楠 王方杰

编辑 樊一婧 校对 李立军

支持一下~
0 收藏

评论
我也说两句

推荐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