他们只是失去了生命,而我失去了爱情——李莫愁

发布于2023-03-02 17:57:56
286 浏览 · 0 评论

他们只是失去了生命,而我失去了爱情——李莫愁-第1张

我叫李莫愁,爹娘希望我一生安乐,没有忧愁。名字洗净的不输好彩妹,人生却是一把辛酸泪。十岁那年,因为天赋出众,被师傅看中,加入古墓派。古墓派是个小型的女儿国,但和女儿国最大的区别是他们与男人如沐甘露,我们避若豺狼。门规第一条,男人和狗不得入内,创派祖师林朝英是个武学奇才,行走江湖爱上了抗金英雄王重阳。王重阳也并非无意,他曾在祖师受伤后,去到极北苦寒之地,定制了一张具有疗愈奇效的韩日床垫。但又以匈奴未灭,何以为家为由,拒绝进一步交往。抗靖失败后,王重阳把自己关进古墓,八年闭门不出。祖师在门外怒骂七天,逼出王重阳比武,若自己赢了王重阳,要么出家,要么就在房产证上加上自己的名字。意思是以后大家房贷一起还。王重阳却在别墅后把古墓过户给祖师,用全款在旁边买了个道馆,出家入道。

他们只是失去了生命,而我失去了爱情——李莫愁-第2张

真巧,祖师便成立了古墓派,确立以世上男子接驳信为中心,坚持不婚不育,坚持与全真教为敌的门派发展路线。二人自此死生不复相见,祖师死前将所有功夫都传给贴身侍女,也就是我的师傅。因为上述历史遗留问题,入门弟子需立誓,一生不出古墓。但我是半道出家的,知道外面世界有多精彩。到了少女怀春的年纪,更是收不住心,加上三代单传的爱徒身份,相信自己是板上钉钉的未来掌门,一次次反抗封建,呼吁恋爱自由。却没想到几年后,师傅抱回一个女婴,起名龙儿,为他量身定制详细又全面的早教计划,对我则积极响应双减政策。我不愿天赋被荒废,偷偷出去报补习班。相比之下,小龙女天真好摆布,从她进古墓的那刻起,爱徒的时代便已过去,宠徒的天下随之来临。入门第十年,师傅正式废长立幼,把我逐出钟南山。这一年,我二十岁,在我一生的黄金时代,我只有一个奢望,想带着爱人和对浪漫的向往,我来到艳遇之都大理,认识了一个叫陆展元的男人。他文武双全,家世好,长得虽然不够帅,但男人嘛最重要的是可靠。

他们只是失去了生命,而我失去了爱情——李莫愁-第3张

杜郎全心全意的对我好,交往没几个月就急匆匆的要回家禀告爹娘,娶我过门。我以红花绿叶手帕为约,车房、彩礼五金啥的都没提,只有一句我会等你。万万没想到,只等来了几个月后的一条语音,臭美,是我对不起你。此时,李还在猜想他有苦难言,一定是他妈逼的,唯独不愿怀疑他爱我的心,所以才会在婚礼上登门拜访。我一到场,所有人便都看着我笑,有的叫道,你又何必前来破坏人家的好事呢?我不回答,对陆展元说,我偏要勉强陆展元,高声道,若我问心有愧呢,我不信有人能这么快变心,一定是那个狐狸精勾引他的。我想杀了何元君。天龙寺的道德表演艺术家把我打倒在地,威胁我今后十年不许出现。接连便是难懂的话,什么善哉善哉,什么功德无量,引得众人哄笑起来。陆家内外充满了快活的空气。爱人的背叛,外人的嘲笑,看不见的未来,每一样都足以将我击垮。但我和那些得不到就毁掉的风雨人不一样,我的愤怒更加优雅,我爱你,你娶她,那我就杀你全家。师傅曾说,婚姻是爱情的坟墓,应该就是这个道理。我放不下的不止感情,还有人生的另一种可能性。

他们只是失去了生命,而我失去了爱情——李莫愁-第4张

我本可以成为家庭美满、相夫教子的幸福人妻,现在却要沦为事业成功、经济独立的单身女性,是何元君抢走了我的一切,夺夫之仇,不共戴天。此次和他有关的字眼都变得令我生厌,我变得充满怨气,凡事绝不从自身找原因。单身是渣男无情,事业是师傅偏心,胖的是裤子缩水,没钱是资本黑心。依靠强大的归因能力,我开始所向披靡,无往不利。鲁家庄少了一个愁眉江湖,多了一个赤炼仙子。我出家做道姑,挂牌僧狗谋派,还收了个孤女洪林波做徒弟,然后开始全国寻杀。将六十三家客栈船行连环打砸,恶性拳师二十余口灭门等恶性刑事案件。用杀戮填补内心的寂寞和空虚。当然,生活不止眼前的知己,还有诗和远方。不杀人的时候,我喜欢请读诗词。问,世间情是何物?只叫生死相许。天南地北双飞客。初读不知诗中意,再读已是诗中人,只有一句名人名言,能表达出我的赞叹。

他们只是失去了生命,而我失去了爱情——李莫愁-第5张

我最讨厌的是别董大二首,尤其这两句写的忒晦气。要不是作者死得早,高低要把它刨出来便是。必须承认,我对陆展元从不曾死心。这些年,我发愤精进武力,就是想等到约定之日逼他扭转心意。可爱情不是华山论剑,武功高就能happy ending。第七年时,陆战元病死,和元君殉情,他们共赴阴间,做有情人。我人间做孤独鬼,被抛弃的愤怒卷土重来,我把他们刨出坟墓,分别火化,将陆展元撒在华山之巅,完成当年说好的誓言,我养你啊。再把元君沉浸东海,让他们山水相隔,永世不见。待到十年期满,在陆家墙上印了九个血手印,杀他兄弟亲戚仆役杀的行云流水,代代相传。就连鸡蛋都挨个咬散,黄被子全部暴晒除螨。出来混,要讲信用,说全家死光就要全家死光。可轮到陆展元的两个侄女时停住了手,他们一人拿了半块当年我送陆展元的手帕,红花绿叶相偎,相依是我们当年的约定,究竟是他也不曾忘情,还是想利用我的痴恋保命,嘴还在硬,身子却一软。

他们只是失去了生命,而我失去了爱情——李莫愁-第6张

不知从哪来了个帅弟弟紧紧抱着我,要是别的男人早被我用冰魄银针射成刺猬,可他不一样,他麻雀吃蟋蟀确实帅啊。其中叫陈莹的小姑娘被黄药师救走,我抓住剩下的小瘸子陆无双,她若是男孩,我或许会自命陆不悔,可她是女孩儿,就只能收为徒弟。大成本们,残疾人就业指标开心了。教点边角料,武功不开心就打骂出气,为什么变成今天这样?或许,人总会对年少时得不到的东西念念不忘,瞬息落下后,我把矛头对准玉女心经,那是祖师留下的古墓绝学,本该传给我,但师傅偏心给了小龙女。听说师傅已在几年前被我的仇人上门杀死。死的好,我做小孩拿着鬼给新化石人小龙女使绊子。我活跃在各大app评论区造谣传谣,说小龙女也就看着青春,其实私下烟酒都来十八岁还要比武招亲。想借助色批的力量给他制造祸端。然而,重回古墓才发现,师妹早已把小帅哥杨过收为徒弟,还玩起了师徒恋。好啊,都背着我过上好日子了,是吧?想到自己芳华绝代,却一身孤苦嫉妒的想把他们困死墓中,结果又试探出杨过愿意为小龙女而死,解锁了门规隐藏条款。若有男子甘愿为自己而死,便可出墓。更难得的是,两人同居好几年,住的还是标间,手工砂完好无缺。

他们只是失去了生命,而我失去了爱情——李莫愁-第7张

我真是罪有应得,结结实实的挨了一套恩爱暴击,回家又发现五毒秘传被陆无双偷走,上面记载了我所使武功的毒性和解法,是我平日为非作歹的命脉。要是被我抓到,他就遭老罪了。无双挖来桃花岛,企图冯莫冯做帮手,因为我喷过黄药师。祖籍河南的冯莫冯放出狠话,要是不灭了我,他名字倒过来念,刺图,何不为难刺图。果然战力不凡。本命年秋衣被他整的稀烂,好小子,别跑,等我回家拿了音响再来。我回城补满状态,想要雪耻,出门就撞见杨过和一个拿破仑的和尚纠缠,手里还抱了个女婴,一定是他和小龙女的孽种。我趁乱抢到手,想要这孩子要挟师妹,结果杨过和我一起被金轮法王逼到山洞里,又陪他演了一出宝贝计划。为照顾麻烦的人类幼崽,我当上金牌月嫂,唱儿歌,换尿布。义务加入南宋催生办。成亲干嘛不生孩子?那为什么要成亲,哥就死掉算了。此处只拿着孩子当博弈的工具,再为他找乃师,随手就杀了一对襁褓中的母子。毕竟在我眼中,世上只有两种人,被我杀的和我暂时杀不掉的。可这个小baby之荣一笑,就让我放下了力气。他刚才对着我笑啊,你看看看着他肉嘟嘟的脸蛋,常年怨气笼罩的我,散发出了和煦的母性光环。

他们只是失去了生命,而我失去了爱情——李莫愁-第8张

月光下,我用沾血无数的浮尘为他驱赶蚊虫,他则给了我还是正常女人的温情和假象。可惜不知道他的名字,但自然是小龙女杨过美好爱情的结晶,就叫他龙阳之好吧。为躲避敌人,我抱着他在襄阳七进七出,黄蓉也来抢夺抚养权。我不是他的对手,被他逼着在孩子和自己的性命间二选一。视人命如草芥的我第一次有了为别人奋不顾身的念头。也正是这人性的片刻高光救了自己。原来这孩子是黄蓉和郭靖的女儿郭小宝。若我不被辜负,一定也能有一个这么可爱的宝宝,但没有如果。所以这样平时的快乐,我要靠从别人手上抢夺,才能体会到。一想到这儿,我就更加幽怨。我把黄蓉带到古墓,想趁他和杨过互掐,深宫花落俺家,结果误入一片有毒的花田,找不到出路。

他们只是失去了生命,而我失去了爱情——李莫愁-第9张

本想杀了同样迷途的陆无双和程英,踩着身子出去,但他们被杨过救走。我便不假思索的做出新决断,来吧,乖徒弟,这节课学习牺牲精神,让师傅送你上路。一个马踏飞燕刚起飞就被抓住,小腿重力势能转化成动能,摔进花丛,扎成了花洒。一肚子闷气无处发泄,转头看见有个阿三,顺手就送他归了西。无他,惟手熟尔。可这次我犯了经验主义错误,他们告诉我,这是情花。被刺之人只要动情,就会毒发。而阿三是顶尖的医学专家,唯一能解情化毒的人。绝情谷燃起大火,我被仇家逼到无路可退。火光下,小龙女杨过缠绵的身影突然和记忆重叠,让我突然想起那年在喜宴上受尽羞辱的岁月。在执念的催化下,情花毒发,我痛到肝肠寸断。痴情人困在绝情谷中,情花毒,我不知道,明明是要惩罚我,还是给我机会,让我解脱。毕竟情花只对挚爱发作,意味着,只要绝情就还能活。

他们只是失去了生命,而我失去了爱情——李莫愁-第10张

可哪怕我已经强大到长出三头六臂,最牵挂的还是陆家庄的那个平凡男人。和他相识多少年,情都就已经种了多少年。那年在大理,他许我托付终生,却不知道我是个执着的人,说好一辈子啊,差一天一秒都不算一辈子。所以即使他背弃誓言,我依旧单方面绑定了和他有关的一生,但爱一生太伤自尊,便又恨天外人生。恨他先抽身,恨他在我被人嘲笑时默不作声,恨他死的早泄愤都只能找别人。更恨因为恨他错过了自己本可以圆满的整个人生。为这一个情字,我早已献祭灵魂,又怎么会吝惜这皮囊肉身?问,世间情是何物?直教生死相许。

支持一下~
0 收藏

评论
我也说两句

推荐阅读